中国可以富

  [复制链接]
查看: 947   回复: 16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02-11-03 21:22:0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中国可以富
    
    张庭宾
    (作者为《中国可以富》一书作者)
    
    
    
      2002年初以来,某些西方人士屡掀“中国行将崩溃”之论。
      “中国崩溃论”源于托马斯·罗斯基的一篇论文。2000年,这位美国匹兹堡大学经济学教授发表了《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统计发生了什么》一文,质疑中国官方统计数据的真实性。2002年1月,美国《中国经济》季刊的主编斯塔德维尔把中国经济比喻为“一座建立在沙滩上的大厦”。他预言中国将出现大规模的政治和经济危机。就统计数据而言,官员虚报的确存在,但经济发达地区的民营企业为逃税而少报数字大体可以平衡正项的误差。而国家的GDP水平计算有四个要点,第一产量、第二价格、第三求和的方法、第四汇率,把这四项乘起来就是GDP。按照国际通行方法釆样产量和价格,使用当下汇率,加工深度系数首先选择世界最低的津巴布韦的11%以此计算,中国GDP也高达1万多亿美元。
    
      乐观是因为曾经悲观
    
      正如过去十多年每次对中国的耸听危言,均在中国经济长期惊人的发展面前自食其言,这一轮也概莫能外。现实的演变使笔者确信——中国可以富。
      事实上,对于中国经济的未来,笔者曾经是悲观的。
      中国加入WTO出现两种走势:中国可能变得更富,也可能变得更穷;中国可能变得更强,也可能变得更弱。忧思在于,中国改革一直在产权的坚关前徘徊不前,而开放却将随着加入WTO而国门洞开,改革的速度远远落后于开放的速度,中国本土企业可能不堪一击,其溃败将会对中国金融业连锁产生极大压力。另外,中国的小农经济也难以想像与美国西方现代农业相抗衡。
      如果国家、企业综合竞争力没有提升,不但不能从新蛋糕中分一杯羹,甚至连自己原来既得的奶酪也会被人家分走。
      现实不容乐观。在跨国公司投资最早的民用洗涤剂行业,据中国内贸部的统计,在洗发剂产品上,美国宝洁仅飘柔、海飞丝、潘婷和沙宣等四种晶牌的合计市场占有率已经超过70%,超过了国际公认的垄断线。与此同时,至2000年,中国原来十大民用洗涤剂品牌几乎全军覆没。由于宝洁们的效率更高,宝洁每招收一名员工,就意味着中国原洗涤剂企业有2~3名员工下岗。
      在高科技领域,以国产手机为例,由于本土企业上游技术、关键零部件乃至生产线常常是从跨国公司购买,跨国公司已从中赚取利润,实现了其“上游剩余价值”。
      当跨国公司在中国本土直接投资设“子厂”,其母公司为达到攻城略地,击溃本上企业之目的,可以放弃“上游剩余价值”,将上游产品以成本价移交给子公司。它们依靠利润策略无须倾销就可以拖垮本土手机。正是这个原因,加之跨国公司雄厚的资本实力,先进的管理和技术优势,中国本土企业在与跨国公司正面较量上处于不利位势。
      更为致命的是本土国企的体制性弊端。“产权明晰”自1994年提出以来,一直在“姓资姓社”、“国有资产流失”、“一股就灵”、“一卖了之”等负面舆论面前举步维艰,本土国企的内在竞争力亦难以提升。而国企的衰败又连累了主要为国企贷款的国有银行,使之背负了大量呆坏账。同时,不放弃大型国企控制权和股市为国企输血的双重目标,也使中国股市被人为造成双轨——上市公司的国有非流通股和公众流通股。现代股市使资源向效率更高的市场主体配置的基本功能被扭曲,被异化。国有上市公司国有股一股独大,有效的现代公司治理结构无从谈起;由于国企所有人缺位,二级市场上庄家不断诱惑国企上市公司的经营者,双方黑幕勾结交易,掠夺中小股民的现象层出不穷;公众对股市公信的丧失,使股市陷入低迷;股市低迷又将国有证券公司和股票质押贷款的国有银行进一步拖累其中。根据思腾思特公司报告:2001年,若以EVA(资本增加值)来衡量中国1000多家上市公司,EVA第一次为负值,中国股市从总体上成为财富黑洞。
      国企的问题,跨国公司竞争带来的效率骤升引发的就业挤出效应,正进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中国不得不面临一个严峻的挑战——城市的吃饭问题,工人的吃饭问题。这一问题的紧迫性,已经不亚于1970年代中期农民的吃饭问题对于中国的压力。与此同时,农业生产力没有根本提高,农业结构自身调整缺乏回旋余地,农村基层政权的日趋臃肿,也在逐渐侵消着“大包干”以来的改革成果。“费改税”通过减少支出、遏制基层政权消耗的方法,也只是暂缓农村日趋尖锐的千群矛盾,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三农”问题。
    
      世界工厂——可以富的坚实地基
    
      这些问题曾经让笔者非常困惑,非常苦恼。直到笔者作为《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访问了广东顺德格兰仕。
    在中国本土企业于跨国公司的强大攻势面前节节后退之际,格兰仕这样一个民营企业,竟然造就了中国产经的两大神话:一是国内市场占有率高达60~70%;第二,它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微波炉制造商,国际市场占有率接近30%。
      “我们的秘诀就是将劳动力低廉的优势发挥到极致。”格兰仕副总经理俞尧昌首次向媒体揭开谜底——那是靠“八国联军”为我们造微波炉。秘密源于他们发现:微波炉重要的上游零部件——变压器,日本产品的价格20多美元,欧美的企业30多美元,在日货冲击面前,欧美企业痛苦不已。格兰仕就和美国企业谈判:把机器拿给我做,按美方现在的产量我一台给你8美元。美国人很痛快地就把生产线搬过来了。由于格兰仕员工成本很低,而且工人可以24小时“三班倒”,因此一周里,只有一至两天为美国人生产,其余时间几乎在享用免费的晚餐,因此横扫国内市场。在国际上,它的低价战略很快把变压器也逼成了日本人的鸡肋。格兰仕又去找日本人谈判:我给你每个5美元,你把生产线也租赁给我吧。就这样,多国的生产线汇集顺德,格兰仕因此奠定了“微波炉世界工厂”的龙头地位。
      在笔者眼中曾经无法破解的上游剩余价值,就这样被格兰仕的智慧策略破解了。格兰仕与跨国公司由竞争到竞和关系的现实演变,正昭示着中国民营企业在全球化下前所未有的生存空间。
      在发展中国家对世界制造基地的竞赛中,中国显然拥有着天时、地利、人和。原因如下:一、1990年代中后期,金融危机席卷东南亚、巴西、阿根廷,而中国经济继续稳健发展;二、中国本身的市场广阔,跨国公司在返销西方同时,还有可观的内销,有利于其将制造基地规模最大化;第三,中国的本土工业体系相当成熟;第四,中国的劳动力资源充沛,从廉价的劳工,到一般的工程技术人员,再到高级尖端职业精英,应有尽有。改革开放以来,留学海外的39万名中国学生,也是世界其它发展中国家难以匹敌的一个人才储备库;第五,目前中国企业的信息化革命已经全面启动,在发展中国家遥遥领先。
      在世界工厂的历史机遇面前,中国民间已经表现了极强的生命力。温州的打火机商釆用群居的“土狼战术”,数以百计的相关中小企业,各展所长,形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竞争力的打火机产业集群,以价廉物美的产品占领了世界80%的打火机市场;当营造了中国第一小商品市场的义乌人发现Internet会大大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交易速度时,义无返顾地决意将义乌改造成远东最重要的小商品电子市场……
      为世界而打工、制造的最大价值是,“世界工厂”将吸引大量的就业,为大量下岗工人和严重过剩的农村人口找到出路。
      一个小小的东莞清溪镇,竟然有700多家外资企业,成为全球闻名的电脑零部件制造基地,绝大部分产品都是出口。镇委书记欧林很自豪:“清溪对中国的最大贡献,还不是一年交给国家3亿多税收,也不是一年出口创汇17亿美元,而是为中国解决了30多万的就业。”要知道,清溪镇本身仅3.1万人,其常住人口却达到40万。他们大多数是初中以下学历的农民,在这里被训练成初级的产业工人,也就是说,清溪一个镇把内地13个镇搬到了沿海。换一种说法,按照西方6%的失业安全线计算,一个清溪镇将内地200多个镇的失业危机化解了。
    
      金融和证券改革——可以富的关键
    
      对于转型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不是海市蜃楼,而是顺应了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趋势。为世界制造必定使转型中国身强体壮,为中国未来之富打下坚实基础。
      企盼中华民族作为经济巨人站立起来,仅靠身躯的健硕是不够的,他还要有一颗强劲有力、血液流畅的心脏。这个“心脏”就是指中国以商业银行为中心的金融体系和发展中的中国证券市场。
      现实中国的金融现状和证券市场却埋藏着巨大的隐患。2000年,将国有商业银行15688亿债务剥离到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后,至2001年9月,才处理和追回不良贷款1360亿,仅占总额的8.67%,远低于设想。尽管如此,剥离后的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比例到2001年底仍为25.37% (源自2002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的讲话),远远高于国际公认的8%的风险线。
      但笔者深信,中国的金融和证券改革远没有达到积重难返,回天无力的地步,更何况有着未来“世界工厂”重大利好的外部环境。仅从制度设计的角度看,两者均非不可救药的绝症。但关键要沿着正确的方向挺进。
      金融改革制度设计复杂难度相对较小。笔者与长城金融研究所所长徐滇庆教授访谈时,他一针见血地指出:“我是坚决反对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上市的,这和以前把自身没有生命力的国企弄上市,是一个思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它是一种掩耳盗铃的做法,只能使以后的问题更加复杂难解。”
      针对国有银行的巨额不良贷款病症,徐提出了三条韬略:一是制止国有银行不良贷款的增长趋熟;二是维持一定程度的经济增长率;三是维持一定程度的通货膨胀率。
      那么,谁来填补国有银行萎缩后留下的金融空间?徐的对策是对内开放要快于对外开放,新生的民营银行一定能弥补国有商业银行撤退后的空间。从金融运行机制上讲,民营银行具有先天的优势,他们必将更好地为中小城市的中小企业提供必要的金融服务。
      这一金融改革思路原理很简单,一是发展是硬道理;二是搁置存量,发展增量,此两个原理已经被中国改革证明是正确的,但在现实金融改革中却一再被忽视,一再被旁置,现在是正本清源的时候了。
      证券市场的改革相形更错综复杂。特别是在2001年6月到2002年6月“国有股减持”的大较量之后,正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关头。
      2001年6月,国务院出台“国有股减持”方案,其基本特点是:一,按融资额的10%出售(国有股对上市公司国有控股地位不变);二,按市场价出售(国有利益最大化);三,出售收入全部上缴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基本动力)。政策出台后,股市就狂泻不止。问题正像中国证监会顾问梁定邦指出:国有股减持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要找到买家才能进行。但现在买家陷入了极度恐慌中,因为中国国有股总量约有2200亿股,国有控股企业其国有股的比例一般在70%以上。当时深沪两地60倍左右的市盈率,总市值5万亿元人民币,即使减持融资额的10%,那也将意味着1500亿的资金。而且从逻辑上,既然可以减持10%,在国家财政需要的时候,为什么不可以减持20%,乃至30%?
      市场的剧烈反应是决策者始料不及的,巨额的财富再分配引发中国务社会利益集团的空前大博弈,博弈双方最后形成两大主要阵营:一是海归外资派,它被对手指责为企图通过国有股减持将中国股市推倒重来,他们可以以最低成本入市;二是本土庄家派,对手指责他们才是中国泡沫股市崩溃的罪魁祸首。
      其间有两位经济界人士的讲话代表着另外两种趋势,特别值得关注:一是萧灼基2001年7月在深圳民建会议上的讲话,他建议定价三原则:一,坚持确保国有资产增值而非贬值的原则;二,坚持循序渐进、多种形式的原则,对不同种类、不同行业的公司、股权结构也应有所不同;三,要有利于老股民的原则(这实际为2002年6月,国有股减持停止时恢复的国有股协议转让埋下伏笔)。二是笔者访谈上海证券交易所副  总经理刘啸东时,他说:搞市场经济就不能叶公好龙,人为地定价,总会产生分歧,为什么不能交给市场定价?比如利用衍生产品——认股权证。笔者补充认为:它就等于水库上下游之间的一个船闸,可以使市场各种力量随机达成妥协。如果能够考虑到通过授予优先购买权的方式,对某只股票原有股东进行补偿,将不失为考虑多方利益,又不失公正的方案。
      随着对“国有股减持”全民参与,充分讨论的深入,国有股减持的中心已经悄悄由原来的筹集社保基金向中国股市双轨制的结构问题、向中国股市的基本融资功能问题、向上市公司产权改革及公司治理结构问题转移。换言之,就是借“国有股减持”的势头一揽子解决中国股市架构和上市公司产权改革双重难题。
      2002年1月26日,中国证监会公布了“国有股减持”阶段性成果的四个共识:一是国有股减持要形成一种多赢的局面;二是国有股减持要体现有利于证券市场长远发展和保持稳定的原则,为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三是实现新上市公司股份全部流通,消除扭曲,从而不再扩大现有非流通股的存量,不再增加新的“历史遗留问题”;四是要正视当前因国有股、法人股不流通而形成的流通股价,对投资者的损失给予合理的度量和补偿。
      公开、公正、公平的中国证券市场改革整体方案,至此几乎水落石出。然而遗憾的是,2002年6月,国有股减持被停止而协议转让挺到前台。公开透明、全民参与、充分博弈、理性共赢的国有股减持被暗箱操作、极少人参与、内幕交易的协议转让所代替。
      协议转让很可能使中国股市不仅不能变成经济腾飞的加速器,甚至可能变成减速器,最后造成共输的结局:一,国家输。协议转让以国有非流通股的低廉价格转让,将使国家筹集社保基金的利益最小化。二,对流通股公众股民严重不公。同样是国有资产转让,通过股市转让给公众股民的价格是协议转让的十几倍乃至几十倍。而上市公司转让出去的资产中,原本就有从流通公众手中高价募集并摊平的,这实际上在协议转让时,就间接剥夺了流通公众的利益;三,受让者也会输。很多受让者的如意算盘是,通过非流通股的低价净资产转让,等待以后国有股或者法人股的减持,然后赚取市场溢价暴利。但那肯定是一厢情愿的天方夜谭。国家出面,为公众募集社保基金的“国有股减持”都引起了极大反弹,被迫停止;协议转让私人后,私有者推动,私有者获益的“私有股减持”断无可能实现。同时证券市场结构性问题不能解决,股市公信不能重建,试图通过私有股一股独大窃取流通公众利益也只能是涸泽之渔。最终受让者被套牢的可能性非常大。
      如果对协议转让放任自流,最终将没有赢家。相信理性的思考和现实的后果将会逼使中国证券市场改革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相信中国“国有股减持”必将在山穷水尽之后,迎来柳暗花明的一刻。
      金融和证券改革就这样成为中国从“可以富”到“必定富”的生死高地。这是创造财富、加速创造财富与毁灭财富、加速毁灭财富的较量和交锋,是中国社会各种力量选择正和博弈、理性共赢,还是选择恶性剥夺、多败俱伤的分水岭。相信中国社会各阶层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在世界工厂的全球化历史机遇的坚实地基上,在中国社会理性共赢形成制度性突破的预期上,中国可以富,正如刘吉先生所说:“中国人把自己的历史责任担当起来,人人都付出一份对中国赤诚的爱,一份莫问回报的努力,中国还能不富吗?”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没有神仙皇帝,能决定中国前途和命运的,绝不是西方人的某些预言,只有中国人自己。
    
      (原载《南风窗》2002年11月上半月号。作者为《中国可以富》一书作者,《21世纪经济报道》编委)
    
  

点评

很赞: 5.0 不太行: 3.0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沙发
 江中月| 发表于 2002-11-03 21:40:04 | 只看该作者
  “由于格兰仕员工成本很低,而且工人可以24小时“三班倒””
  
  说来说去,中国人比较不值钱,有什么好吹嘘的!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板凳
 0卖女孩的小火柴| 发表于 2002-11-04 01:42:36 | 只看该作者
  这不能说中国人不值钱,应该说这是一个优势
  在从另一个方面看,中国全民的平均教育素质本来就比外国人低很多
  所以劳动成本低也就意料之中的事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3
 似水流萤hyr| 发表于 2002-11-04 07:21:48 | 只看该作者
  切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4
 raku8731| 发表于 2002-11-04 08:20:55 | 只看该作者
  [而国家的GDP水平计算有四个要点,第一产量、第二价格、第三求和的方法、第四汇率,把这四项乘起来就是GDP。]
  
  >>>搞笑!这样的人竟然是《21世纪经济报道》编委?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5
 戏梦人生| 发表于 2002-11-04 11:20:11 | 只看该作者
  自己不会往自家玻璃上扔石头的,虽然中国改革开放有所建树,但实指问题,并没有解决,真正的保护经济高速发展的法律措施,发展规划,问题处理。等方面不成熟。何谈富,何谈发展。这篇文章只是中国人谦虚的表面,内心的骄傲。其实,把经济指数和外国做比较。就一文不值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6
 文件夹| 发表于 2002-11-04 12:14:16 | 只看该作者
  中国可以富
  前提:
  1、教育跟上时代
  2、法律法规的建全和完善
  3、进入世界500强企业的多少
  4、有一颗“中国可以富”的世界观心态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7
 花火之勇| 发表于 2002-11-05 10:03:11 | 只看该作者
  技术、管理、信心,太缺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8
 多情杀手| 发表于 2002-11-05 10:39:14 | 只看该作者
  读者的热情是调动起来了,但````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9
 张李三四| 发表于 2002-11-08 09:30:31 | 只看该作者
  确是好书。
  颇多精彩之论。
  推荐!
不管有没有个性都要有个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